袍子更是在半空的云雾中飘摇怎么看都像是随乘

“不好意思啊,贫道乃是闲云野鹤,一心松散惯了。”
 
    “我看过这司马家的气运,根本不需要我等人的襄助,也能心想事成的。”
 
    “将军可知道?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故事?若是求得太多,心思过重,反倒会适得其反啊!”
 
    “你!”
 
    这是咒我们将军!
 
    因为司马昭的重视已经警铃大作的钟会,立刻就将顾峥的话语给打断了。
 
    这对面的道士字里行间之中都是替嵇康说话,若是真被自家的将军给收拢到麾下,那么与其作对,站在嵇康一方的人物就会又多了一个。
 
    到时候待大将军醒过神来,对于自己的撺掇感到恼羞成怒了,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吗?
 
    必须要让这个野道士与司马昭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而嵇康也要永远的被排除在朝局之外,自己的地位才能稳固住啊。
 
    所以,打断了顾铮的喊话的钟会就骂将了起来:“混蛋,司马大将军亲身前来招揽,乃是看得起你。”
 
    “你不但不给面子,顾左右而言他,连这横在中间的障碍都不曾挪开。”
 
    “可见是个心中藏奸之人,原本就打算负隅顽抗,仇视朝廷。”
 
    “你违抗朝廷法度为先,纵火烧毁司马府邸为后,现在还敢口带嘲讽,语带教训。”
 
    “你是何等的身份,竟敢用上位者的口气规劝。真是好大的狗胆!那乡野愚民尊称你为顾神仙,你还真把自己给当成了真神了吗?”
 
    呵呵。
 
    极尽嘲讽,让身旁的司马昭也深以为然。
 
    这两个人本就不是隐忍的人物,这魏国的上下乃是他司马昭大权在握,说一不二的时候。
 
    何曾受过如此的待遇?
 
    所以,在钟会喊出这些话语之后,司马昭只是沉默不语,他打算看看对面顾峥作何反应了。
 
    若是识相,将障碍物挪开,那么好言好语的归顺,自然给他一条活路。
 
    若是负隅顽抗,那自己身后这么多的亲兵,也不是吃素的。
 
    可惜,这顾峥在哈哈大笑了之后,选择了与其对抗的道路。
 
    “哈哈哈,我早就知道你们是何等的人物啦,贫道就这么说了吧,我已经将嵇康好友转移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司马将军你以后若想清楚了,也只会感谢与我。”
 
    “至于贫道本人?若是你们能够将贫道就地擒下,那么我二话不说,是杀是剐悉听尊便了!”
 
    “好!”顾峥的话音还未落下,对面的司马昭就是一拍配剑,高声的叫了一下。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莫要怪到旁处!”
 
    “自然!贫道就在这山顶之上吹吹暖风,看司马将军的表演了!”
 
    顾峥也不怂,他仰天大笑了三声,一挥袖袍就朝着这山顶之上最高处的悬崖边儿走了过去。
 
    至于他身后响起的叮叮当当的士兵们的拔刀的声音,已经被他给当成了耳旁风……忽视了。
 
    这司马昭对自己感兴趣,不怕他会放冷箭弄死自己。
 
    此时不装逼,更待何时啊。
 
    一派高人风范的顾峥,站在那凛凛微风之中,用脚尖点在巨石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士兵轮番向前冲击,劈砍起他扎的颇为牢固的路障。
 
    ‘哗啦!’
 
    待到那锋利的刺猬彻底的散架了之后,站在队伍当中的司马昭就是一喜,而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的钟会,则是身先士卒率领着身边的二三亲卫,朝着顾峥的方向冲了过来。
 
    至于邓艾?
 
    他在队伍的最后方,不但不前进,反倒是还隐隐的往后缩了一缩,唯恐自己跑的太快了,让司马昭想起他的存在。
 
    “哈哈,妖道,前来伏法。你只不过是装神弄鬼,欺世盗名之辈!”
 
    可这钟会哇哇叫着,刚跑到那大石底下,却看到了石头块上的顾峥,朝着他诡异的一笑,下一刻,就将自己的双臂给招展了开来。
 
    他那青月色的道袍,迎风挥舞,与山间的白雾云朵交相辉映,像是笼罩上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仙气。
 
    “既然有恶客来访,未免污浊了这一方净土,贫道这就先行一步了!”
 
    说完这句话,顾峥就十分洒脱的面朝追赶人的方向,一个直挺后仰,仿佛是不打算活了一般的,朝着他身后的万丈悬崖直坠而下。
 
    “道长!不可!”
 
    惊疑之下,司马昭直接喊出了阻止的话语。
 
    但是,他们并不曾见到那坠崖身亡人间的惨剧,反倒有一个算一个的,被顾峥接下来所表现出来的反人类的场景,给惊吓成了痴呆儿。
 
 703 枕头风
 
    这个本应该头朝下坠落的道士,现在仿佛在腾云驾雾一般的,在这陡峭的山涧之间飞翔着,他背对着深不可测的山崖,面朝着山顶上的凡俗之人,面上没有任何的惊恐,只有洒脱的微笑。
 
    他的双臂高高的举起,袍子更是在半空的云雾中飘摇,怎么看都像是随乘着这山间的风……飞走了一般的玄幻。
 
    “这,这,这,这是真神仙啊!”
 
    ‘噗通’一下,最先见到了这神奇一幕的亲兵,脚下就是一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山崖边上。
 
    “这,这是何故?”
我在这边看得心惊肉跳,唯恐你半途之中摔下来啊。”
 
    “就是就是,没想到咱们这个飞天索的效用这般的强悍,果真是个不错的工具啊。”
 
    “有了这个,我和你师叔若是惹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仇家,到时候就不怕脱不了身了。”
 
    在二位师叔的嘻嘻哈哈之下,顾峥反倒是一脸便秘的揉了揉被勒的快要断掉的胳膊,转身好心的提醒他们一句。
 
    “二位师叔,莫不是忘记了?”
 
    “这滑索能够成功的使用的必备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