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康是谁与他们无关死一个名士对于他们这种兵

 听到士兵如此说,周围就纷纷的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哦,知道,知道,只可惜只闻得其名,未曾见过真容啊。”
 
    “嗯嗯,我的老相好,小柳条儿在炕上也跟我说过,说是啊,她那里的花魁,可是尝过那种子丸药的滋味呢。”
 
    “羡慕,真男人的必备啊。可惜啊,为何我等就碰不到这顾神仙呢?”
 
    随着这士兵将这顾峥的身份这么一宣扬,这队人马瞬间就将这消息给传扬开了。
 
    天一观的观主,顾神仙顾峥啊,若是能够抓到这等的人物,再暗搓搓的将其释放了,最少能得三颗,不,五颗金枪不倒丸吧?
 
    一时间纷纷幻想起来的士兵们,就露出了痴迷的表情,让后来才赶到的邓艾都不由的又惊又疑了起来。
 
    怎么?只不过是追捕罢了,还并未曾真正的抓到人影,他的士兵都已经变成了这般的模样了?
 
    那要是真的抓到了,自己不会直接被一个惊雷给劈死了吧?
 
    越想越不对劲的邓艾,赶紧就将自己的偏将给招唤了过来。
 
    “这逃跑的要犯,追的可有结果?”
 
    “不曾!这顾邪道果真有些门道。”
 
    “不但他带的鸡狗不见踪迹,竟是连嵇康这般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将军,你说……不会是……”
 
    剩下的话副将没有多说,他与邓艾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就将这个话题给结束了。
 
    “既然是如此,就需要加大巡查的力度,这已经不是我们这等人员就能处理的了。”
 
    “速速的通知城内的驻军,再派人去往大将军的府邸将这一情况禀明。”
 
    “到底如何处理,就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了。”
 
    听到了邓艾的安排,一旁的副将就轻轻的出了一口气。
 
    从他们的本心来说,嵇康是谁与他们无关,死一个名士对于他们这种兵家子弟来说,无关紧要。
 
    但是顾峥是谁,就很重要了。
 
 702 仙人自有妙计(richar_c掌门打赏加更二)
 
    这士兵的嗓门不小,而登高望远的顾峥,早早的就发现了这一行人的踪迹。
 
    他在对面人的话音落下了之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下子跃到了一个半米多高的大青石之上,随后就拿出来一个形状十分奇怪的竹筒子,对着嘴的喊了起来。
 
    “贫道乃天一观观主,顾峥是也。”
 
    “嵇康乃是我的好友,营救他,劫法场,都是贫道所为。”
 
    “我只希望司马大将军能够冷静的处事,心绪平静之后,仔细的思考一番。”
 
    “想一想我好友的死亡,能为您的事业带来何种的后果。”
 
    “嵇康此人,不过只有一个名声,而世人对于这名声却是无比的追捧。”
 
    “司马将军莫要为了一时之气,就将一个本就对你没有任何威胁的人置之死地。”
 
    “因为将军现在所处的位置,一言一行,都要做到有目的,有利益,方为正理。”
 
    “像是杀掉嵇康这般的事儿,明显就是一笔本的买卖。”
 
    “而人死不能复生,昨日间,若是贫道不营救我的朋友,待到将军清醒之时,不知道会为自己今日的冲动有多后悔呢。”
 
    顾峥的嗓门不大,奇怪的是他的声音却通过那个竹筒子,飘飘渺渺的传出去了很远,让栅栏排拒后边的司马昭一行都听的十分的分明。
 
    见到于此的司马昭,不由的再一次的挑了一下眉毛。
 
    果然如此,此道长并非传统的道家人,看到他随意的拿出各种奇异的工具,就可以知道,此道长在工学,机关学中的造诣也十分的深厚。
 
    若是真的将他归于哪一个流派的话,应该是大一统的杂学家更为合适吧?
 
    对于这种务实的流派,司马昭并不反感。
 
    对于峥的嘴角也是一挑,来了,名声来了。
 
    这就是他费劲巴力的将人给救出来之后所要的效果啊。
 
    可是这司马昭并不是他心目之中的明主,他们司马家只不过是历史进程中,大势所趋的一个窃位的家族罢了。
 
    这历史长河中,弱晋的说法可不是凭空而来,但见他们接手江山后,华夏民族所经历的随后的几百年风雨,就能知道,司马家在这其中可没起到任何好的作用。
 
    所以,顾峥是不可能下山襄助这司马昭的。
 
    而现在的情况他,他也要有的准备。
 
    所以,在司马昭的吼声落下了之后,顾峥再一次的将他的扩音器给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