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顾道长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将嵇康先生营救

“你喝的那是什么?那是酒!”
 
    “你是真打算火上浇油,让我背负上弑君篡位的恶名吧!”
 
    “嵇康啊,嵇康,当初我就不应该救你。”
 
    顾峥一边说着,手底下的动作也没停,他就像是变戏法一般的,从那礼炮车的后边就拎出来了一桶冷水,劈头盖脸的就朝着还在扑棱着的皇帝陛下泼了过去。
 
    “走你!”
 
    “哗啦!”
 
    火势瞬间就被扑灭了,原本那个器宇轩昂的皇帝陛下……也成功的变成了一个落汤鸡。
 
    如此特殊的出场,顾峥并没有现场。
 
    他只是十分严肃的与曹奂大眼瞪起了小眼。
 
    “大胆!”
 
    那个解除了危险警报的宦官,再一次的开启了咆哮的模式,却是在顾峥更加大声的大吼了一声“大胆”之后,就被惊的茫然的呆愣在了现场。
 
    “大胆!”
 
    “是何等人敢在此高声的喧哗,而惊扰了我的操作!”
 
    “难道你们不知道,这等神兵利器使用的时候的忌讳吗?”
 
    “今日间,若不是我救助得当,若是真让那火箭全部的都涌向了皇帝陛下的身上,你想一下此等的后果,是你这种人能够负责的吗?”
 
    “你看看,好好的一个惊喜,好好的一个为了庆祝皇帝陛下顺利的上位的欢庆的礼物,还没真正的发挥它的作用呢,就被你那一嗓子给吼成了这样!”
 
    “你说!这大胆的到底是谁!!”
 
    被顾峥这么声色俱厉的这么一指责,一直站在曹奂身旁的宦官,扑通一下就给跪了。
 
    冤枉啊,向来都是他给旁人扣帽子,今日间反倒是被抓瞎了眼,遇到了扣帽子的祖宗了。
 
    见到顾峥如此一说,原本还是惊怒不已的曹奂,反倒是开心了许多。
 
    他一下子就被顾峥所说的这是庆祝他上位的礼物给愉悦到了。
 
    反倒是十分感兴趣的朝着顾峥身后的礼花弹车望了过去。
 
    随后他招手示意跪地上的宦官赶紧起来给他套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一边朝着顾峥不耻下问到:“顾道长,久闻大名,未曾相见。”
 
    “今日一见,果然特殊的溢于言表。道长所言所行皆非俗人啊,只是不知,这礼花弹车又是何物,对于宴会的庆祝事宜,又有何独到之处呢?”
 
    看到曹奂这人,果然如同外边传言的一般,是一个温厚能忍没脾气的人,顾峥在心中就松了一口气。对其印象分又加了三分。
 
    故而在回答曹奂的问题的时候,他也仔细了几分。
 
    “陛下,您看到这礼花弹车所喷射出来的火箭了吧?”
 
    “因为是横向的射在你的身上,故而它只能产生爆炸与火焰。”
 
    “但是若能调整好角度,让火箭在虚空之上爆炸的话,则会形成五彩缤纷的彩花,能将整个天穹,照亮的宛若白昼。”
 
    “到时候陛下若是有饮宴,在宾主相宜的气氛下放出这个,保准成为都城内的头一份,让人称赞不已啊。”
 
    听到顾峥如此说,曹奂的兴致则是高了许多,他在一裹上了干燥的衣袍之后,就饶有兴趣的围着这车前前后后的转了一圈,随后再开口询问道。
 
    “顾道长,我怎么觉得这种设施可以用到更加重要的地方呢?”
 
    “哦?何处?”
 
    “军中啊!”
 
    说到这里的曹奂就来了兴致,他眼睛亮亮的看向顾峥说道:“上一次顾道长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将嵇康先生营救出来,大概就是借用了这种火器之利吧。”
 
    “若是我魏国的军队之中,都能配备上行军匹配的火器,那岂不是对敌的利器了?”
 
    “到时候我们就不再畏惧四方蛮夷的威胁,尽早的铲除这群虎视眈眈的外患啊。”
 
    说到这里的曹奂就是一个肃然,再也没有了刚才出现的那般随便与温厚。
 
    他带着难得的郑重其事,对着顾峥施了一个大礼,将腰弯的很低,诚心实意的请求道:“现在乃是魏国的多事之秋。”
 
 
    “不知道顾道长意下如何!”
 
    被曹奂这一大礼惊到了的顾峥,只不过是一愣,立刻就将对方的心思给猜了一个大概。
 
    曹奂请他顾峥入朝为国师,肯定是真心实意的。
 
    但是依照他与其它那几位混的如此之熟的程度,他的几位损友们,也不会放心他独自出仕。
 
    这简直就是最划算的买卖了,买一赠一堆,不亏。
 
 707 第十五个世界的回放(完)
 
    待到想明白了对面的人的心思之后,顾峥的心总算是大定了下来。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