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大的依仗深陷这高高的院墙

一滴黏腻的液体,径直的滴到了珉姬的额头之上,让抬起头来准备仔细端量下的珉姬,下意识的摸了一把。
 
    “夫主,你怎么了?”
 
    ……
 
    入眼的却是一手的红,而再抬眼时,则看到自家夫主那死不瞑目的灰白的眼球,像是一具腐肉浮尸一般的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啊啊啊!”
 
    珉姬在惊声尖叫了一下之后,却迅速的一把就将自己不受控制的嘴巴给捂了起来。
 
    “不能叫,再叫就真的死定了!”
 
 705 第十五个世界的回放(二)
 
    这个果决的女人,当即就将身旁的衣服抓起,一把将这个尸体已经开始微凉的如同天一般侍奉的夫主给推到了一旁,一个翻身就从这胡床之上爬了起来。
 
    “小青,进来!”
 
    她十分小心的将自己贴身的女婢给叫到了屋中,也多亏自家的夫主在办事的时候不耐烦太多的人跟着。
 
    若是今日之中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的话,不但是她自己会被那个苛刻的夫人给当场打死,跟随在她身旁的侍女仆役们,也没有一个人,会有好的下场。
 
    所以,现在是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了,怎么才能把自己给摘出来,是她要解决的问题。
 
    被叫进房间的侍女自然也在第一时间与她的主人想到了一处,她们两个柔弱的女子,先是七手八脚的将赤裸着的司马昭勉力的套上了一件衣衫。
 
    然后再小心的用绢帕将他流淌出来的血迹擦拭干净之后,这珉姬才从自己的梳妆台前的暗格之中,掏出来了一个颇为精致的小盒子,吩咐自己的侍女道:
 
    “小青,你速速的将这里边的丸药给抛入到后花园的肥土之中,要小心点,莫要叫人见到。”
 
    “还有,待你将这件事情办完了之后,就速速的找到外院的小徐子,让他给张三哥带个话。”
 
    “就说,司马家的顶梁柱,司马昭已经死了。”
 
    “这个消息现在还没有外传出去,我珉姬冒着风险给他透露这个消息,只有一个请求,那就是将我从这个家中给营救出去。”
 
    “这话你带给小徐子后,他自然就知道如何去办了。”
 
    “你将这些事情做完了之后,就速速的回来,咱们还有不少的金银细软,需要妥当的给收拾起来呢。”
 
    要说这女子还真的不一般,她在司马昭的尸体旁边还能将一件件的事情吩咐妥当,镇定自若的气度真不像是一个婉约的江南女子。
 
    待到小青应下了命令,转身匆匆离去的时候,这床榻之上的珉姬,却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她还颇有闲情的在模糊的铜镜之前扶了扶自己那微微散乱的鬓发,转头回望那躺在榻上‘休息’的司马昭的尸体之后,就露出了一个如同以往一般妩媚的微笑。
 
    不急,待到小青回来的时候,她这个从旁侍候夫主,只是在侧间之中小憩的姬妾,发现夫主长睡不醒后,才入得屋中发现自家的主人已经永远的睡去了。
 
    ……
 
    这是多么悲伤的一个故事,从此以后,一个身世飘零的小女子,将会失去了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大的依仗,深陷这高高的院墙之内,只能等那容颜衰退孤独终老了。
 
    想到这里,珉姬都为自己的身世鞠了一把同情的泪水。
 
    哎,乱世飘摇的花儿啊,需要旁人的慰藉啊。
 
    见到镜头内的这个清雅的女子,竟是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么多恐怖的话,顾峥的脖子就是一缩。
 
    还没等到他感受到女人真正的恐怖的时候,这笑忘书的镜头就是一转,一下子就度到了这半月之后的时间。
 
    此时的场景内,是烽烟四起,繁华的魏国都城内,那是刀光剑影,厮杀迭起。
 
    乱了,一切都乱了。
 
    突然
    这位得宠的儿子,带着司马昭为他留下的亲信,明刀明枪的与他的大哥怼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若是让他的好大哥顺利的接管了所有的权柄之后,自己的小命,就算是真的完了。
 
    这一时间,是乱战不停。
 
    因边军的观望,外族也只能看到这一大块肥肉在都城之内小打小闹。
 
    反正到了最后,消耗的都是司马家的势力,他们这些手握军权的将军们,何苦去趟这一次的浑水呢?
 
    镜头就这样忠实的记录下了这些纷纷扰扰,待到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那个姓曹名奂的皇帝,就成为了史上最为幸运的人。
 
    因为拥护他的曹家集团,总于在这一次司马家的内斗之中抓住了机会,彻底的由中下级的军官入手,团接起来了足够与司马家相抗衡的军队。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